校园并不是净土。笔者梳理发现,全国各地教师涉邪教的事例也并非鲜见,悲剧也常有发生。这也给我们提了个醒,在教师队伍中开展反邪教教育的弦一刻也不能松弛,当警钟长鸣。

  婚姻破裂失家庭

  在李洪志“去情说”“求圆满”等歪理邪说的诱惑下,一些“法轮功”痴迷教师抛弃夫妻恩爱,无视骨肉亲情,制造了一幕幕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人间悲剧。如吉林省四平市仓岭村小学小学教师魏华痴迷“法轮功”后,丈夫无法忍受她的这种行为,两人离婚,家庭破碎,2000年4月的一天,魏华与功友交流心得回来的路上被汽车撞倒,在“师父法身保护”的幻想中不治身亡。又如吉林省蛟河市的刘延龙、李玉凤均为教师,2008年7月李玉凤生下一男孩,男孩刚满月时得了痢疾,但夫妻二人均认为这是在“消业”,不到医院治疗,结果孩子因为太小,不到一天孩子就因身体脱水而死亡,李玉凤十分后悔,而刘延龙却不知悔改,后二人离婚,家庭破裂。

IMG_256

  失去荣誉断前程

  李洪志曾经多次宣扬:“修法轮大法可圆满”。这对于那些痴迷“法轮功”的人来说。为此,那些痴迷“法轮功”的教师干出了违背师德的傻事,断送锦绣前程。如重庆市永川区中学教师荣增焕,连续几年被学校授予“先进教师”的荣誉称号。习练“法轮功”后,备课、上课时间越来越少,想通过发功让班上的学生考出全校第一。考试前夕,她特意请了一个星期的假,严格按照“法轮功”打坐练功的要求,满怀信心地挑选了所谓的“吉时”,给她的全体同学发了7次功,结果她教的班级在期终考试中几乎全军覆灭,仅有3个同学勉强及格;宁夏灵武市一小副校长兼教务主任陆红枫,曾获得过全区优秀教师光荣称号以及许多市级的先进荣誉。1997年她开始练“法轮功”,面对各级领导的帮助教育她表示:宁可放弃事业、家庭和孩子,也要“坚修大法心不动”,绝不放弃法轮功。2000年5月以后,陆红枫情绪异常古怪,终日神思恍惚。同年9月16日中午,陆红枫趁家人不在,在家中自缢身亡。

IMG_256

  拒医拒药致病亡

  李洪志说过:人是不会得病的,人生病是因为有“业力”,通过修炼就可以“消业”。弟子认为,练“法轮功”什么病都能治好,真正的练功人是没有病的,最终酿成有病不治,有药不用,造成大量轻病拖重、重病拖死的悲剧,教师也不例外。如2001年6月11日,“法轮功”习练者、衡水市中心街小学的女教师突发脑溢血死亡,主要原因是她患有高血压病却轻信李洪志“消业”谎言,长期不服药,以示“信师信法”;又如中国石化集团中原油田子弟学校小学教师陈芳芝,痴迷法轮功后拒医拒药,于2001年10月20日被病魔夺走了性命,走的时候双眼圆睁,死不瞑目!

IMG_256

  精神失常而自杀

  李洪志通过不断洗脑、编造一套歪理邪说,对“法轮功”练习者实施极端的精神控制,致使不少弟子自从痴迷修炼“法轮功”后,成天沉迷其中不能自拔,最终导致精神失常,部分教师也深受其害。如天津市天明西里小学外语女教师董智,大专毕业,原本工作很认真。1996年开始练习法轮功,1997年初表现异常,神情恍惚,不愿意进课堂,也不给学生批改作业,家人几次发现她在家磕头。1997年12月5日上午,董智跳楼身亡,年仅24岁;重庆市九龙坡区巴福镇的王天文和妻子李成碧都是小学教师,经人介绍两人学起了法轮功,一年后,妻子精神失常离家出走,王天文也认为练功没有达到更高境界,于1999年4月1日凌晨,55岁的王天文给儿子留下一封遗书,在学校宿舍里上吊自杀了。

IMG_256

  痴迷“圆满”而丧命

  李洪志曾经承诺过弟子“每个人我都要给你安排圆满”。“圆满”成了大法弟子最高的修炼目标和最终的人生追求,也是李洪志欺骗信徒抛出的最“圆”的画饼和最大的钓饵,引诱一些教师上钩,成了“瓮中之鳖”。如广东省揭阳县梅岗中学数学教师吴君贤,1997年10月经人介绍习练“法轮功”,经常独自关在房中对着李洪志的像跪拜。1998年8月17日6时,吴君贤从学校骑摩托车出走,直至18日上午,吴仍没有回家。当晚,人们在揭东牛岭山发现,吴已上吊自杀,时年36岁。又如重庆钢铁集团有限公司教师谢立,因患心脏病抱着强身健体的想法,于1997年10月开始习练“法轮功”。因相信李洪志的歪理邪说,达到痴迷的程度,并出现幻视、幻觉。1999年1月27日,她突然告诉家人,自己“开了天目”,“看到李洪志老师在天上召唤我”。 1月29日中午,一心只想“圆满飞升”的谢立趁丈夫周安不注意,纵身从10层楼高的阳台跳下身亡。

IMG_256

  邪教危害极大,不少教师陷入“法轮功”受到残害实在令人痛心。作为教育主管部门要关心教师的政治学习,组织学习一些反邪教书籍及凯风网站批邪文章;作为教师在做好自身防范邪教的同时,更要做好社会反邪防邪的“宣传员”、学生免受邪教毒害的“守护员”,让学校成为无邪教场所,让师生共创一个良好的学习、工作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