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是城市的“细胞”,是加强社会治理的基础平台。近年来,福州市晋安区立足社区基础条件、人文特色实际,以治理单元小、居民活力足的社区“微治理”模式为着力点,因地制宜、分类指导,着力构建党委领导、政府负责、政法协调、部门助推、社会协同、公众参与的“共治同心圆”,摸索出一条行之有效的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新路径。

  自治共治

  激发基层治理活力

  社会治理千头万绪,排忧解难千方百计。为破解这个基层治理难题,福州市晋安区探索实施自治共治机制,精细治理层级,依法有序组织群众参与社区治理,实现人人参与、人人尽力、人人共享。

  晋安区茶园街道电建社区下辖的4个小区均为上世纪90年代至21世纪初陆续建成的国企电建公司宿舍,是典型的老旧小区。“老龄化是我们社区的显著特点。”电建社区党总支书记陈晓清介绍,小区基础设施老化、停车位不足、环境脏乱差等一度成为困扰小区治理的难题。

  2019年,电建社区探寻破题之策,一个名为“小区梯位长协会”的居民自治组织成立了。协会由各楼幢、各梯位居民中自愿参与社区治理的业主组成,旨在参与居民矛盾协调、楼栋文化建设等,解决居民的实际困难。

  居民随意乱丢生活垃圾的现象曾困扰电建社区已久。梯位长协会成立后,志愿者主动积极参与其中,协助垃圾袋发放、入户宣传垃圾分类知识,并组成巡逻队伍,在垃圾桶旁监督居民投放情况等。

  “梯位长协会志愿者多为电建公司退休职工,同其他居民不是老相识也是多年的工友,有的退休前甚至是上下级关系。”陈晓清介绍,梯位长们在社区和居民之间上传下达、精准对接,以熟人自治,有效破解小区治理难题,“一些社区难以完成的工作,在他们的唠家常间就顺利解决了。”

  不仅如此,梯位长们在日常生活中还会收集居民热议的话题以及对社区的意见建议,报送给社区,经筛选及“梯位长”入户和微信群内征询居民意见后提交至小区“民情理事会”进行协商,切实将社区治理的触角延伸到居民家门口,充分调动起居民参与治理的热情。

  目前,“梯位长”制度已在晋安区社区广泛推广。社区的事情大家提、大家议、大家定、大家办,每个人都成为社区治理的主人,基层治理释放出新的活力。

  三社联动

  社区服务更加精准

  社区是承载群众对美好生活的需求最集中的单元。然而,当前基层社会治理面临社区服务供给、能力和资源不足、与居民多元化需求脱节的问题。

  晋安区象园街道连辉社区在寻觅破题之策中探索出了由社区发现需求、社会组织承接项目、社工人才提供服务的“三社联动”工作机制,推出了一系列品牌服务。“连辉小广播”便是其中影响最为广泛的品牌之一。

  13岁的陈杞康是“连辉小广播”最早的成员之一。早在2019年,他便加入了由社工组织牵头成立的由小区居民的孩子们组成的小广播队伍。除了定期通过社区广播平台对社区实事进行播报以外,平日课余时间,他还会和队友们一起拿着小喇叭在小区进行垃圾分类和防疫宣传等。

  如今,“连辉小广播”不仅已经成为具有连辉社区特色的居民传播平台,还孵化出了以全职妈妈为主要成员的“邻家妈妈”志愿服务队、致力于社区环境美化的“绿植队”等等一系列衍生品牌。越来越多居民在社工的号召和邻居的带动下走出家门,参与到社区事务和美好家园的创建中去。

  “有专业素养的社工加入,成为了社区基层干部的有力补充,打通了社区服务的‘最后一公里’。他们以软性的服务推动社区硬性工作的发展,也打造出了和谐的邻里关系。”连辉社区党委书记陈峰介绍,在社工组织的推动和居民的参与下,如今的连辉社区不仅卫生环境得到了极大改善,困扰居民已久的小区绿化问题也在逐步改善,居民组成的各种志愿队更是拉近了邻里间的距离。

  事实上,不仅仅是连辉社区,近年来,晋安区持续引进专业社工机构参与社会治理、开展公共服务。创新社工机构孵化培育、人才引进、资金支持机制,优化社工机构发展环境和发展空间,提升自主培育力度,目前,晋安区已成功孵化“北极星社工”“启善社工”等本土社会组织,搭建起了社群沟通的桥梁。

  此外,晋安区还全面设立乡镇(街道)社工站,提升社区治理、养老服务、宣教培训、纠纷化解、兜底保障服务水平。综合采取政府购买服务与居民付费相结合的方式,为社区内老年人、儿童、特殊群众等提供“四点钟学校”、养老服务站(农村幸福院)、暖心家园等个性化服务。

  服务下沉

  化解矛盾于“家门口”

  社区同样也是各类矛盾纠纷最为集中的单元。晋安区以矛盾纠纷多元化解为抓手,促进市域社会治理秩序化,并探索出了一条力量下沉、服务下倾,让老百姓在家门口就能快速化解纠纷的路子。鼓山镇“金花信访评理室”便是在探索中涌现出的一块金字招牌。

  “金花信访评理室”的前身是已有20多年历史的“金花调解室”,评理员大多是退休的女性社区书记,基层经验丰富,在调解矛盾中思维细腻、善于沟通的优势明显。此外,评理室还通过由晋安区委政法委牵头、政法部门及28个相关行业主管部门共同参与的“1+4+N”多元调解机制,搭建了一个由律师、法学专家、心理咨询师、社区工作人员等463名多行业人员组成的多元调解平台。

  今年,鼓山镇某小区发生了一起因电梯故障致人死亡的安全事故,家属因不满物业方的处理,采取了摆花圈、拉横幅等极端方式。“金花信访评理室”评理员第一时间来到现场介入调解,了解到双方的主要争执点在于谁负主要责任且赔偿金额差距大。评理员在现场安抚完双方情绪后,随即通过评理室的多元调解平台邀请了专业律师参与,分工合作、分头疏导,从专业的法律角度对矛盾双方展开评理和疏导工作。

  经过3天的多轮评理、协商,该起矛盾纠纷被成功化解在当地,避免双方“针尖对麦芒”式地进入司法诉讼环节。

  为了切实将矛盾化解在萌芽状态,评理室的评理员们变“坐等上门”为“主动上门”,主动深入各村、社区评理室了解可能激化的矛盾纠纷苗头,并及时化解。针对辖区涉房屋征迁、小区物业、业委会以及邻里矛盾多的特点,评理员们还将工作阵地搬到了征迁项目一线、小区楼道里。2019年,“金花信访评理室”把工作地点搬到了沿山旧屋区征迁项目指挥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化解涉迁纠纷100多起,“小评理”在征迁提速中发挥了“大作用”。

  借力科技

  社区管理更加精细

  晋安区环南社区下辖30个小区,人口1.1万多人,但无物业老旧小区就占了近87%。我国老旧小区普遍存在的规划设计有缺陷、技防建设滞后、人防管理缺位等问题以及由此带来的矛盾多、案件多等,一度严重影响着小区居民的幸福感和安全感。

  2019年,以老旧小区改造为契机,环南社区积极“寻药”化解治理“痛点”,并寻得“打造智慧社区”的“良方”。

  针对每个小区的不同现状,该社区按照“一小区一方案”的方针,对各个小区进行包括刷卡门禁、人脸识别、道闸等在内的智能化升级改造。凡是小区的住户,包括业主和租户,均持本人身份证到物业处进行个人信息采集和登记,审核通过后,住户即可凭借个人信息进出小区。

  环南社区长福村曾经也是典型的老旧小区之一,仅门岗配备了一两名保安员进行轮流值守。“人手紧张、精力有限,保安员仅能履行的职责便是待在门岗、守住门口。”环南社区书记郑芳介绍,“人多的时候常常顾不过来,陌生人未经登记进出小区的情况极为常见,更别提日常巡逻了。”

  如今,小区的智慧升级实现了通行更便捷、道路更畅通、管理更智能。“智慧大脑”守门,住户凭借个人信息即可自由出入,非小区住户则会被“筛选”出来挡在门外进行人工登记后放行,实现了“出入留痕”。而保安员也不再被束缚在门岗,多出了可以在小区内巡逻的时间。“现在我可以一整天都开着门,也不担心有陌生人到我家来。”长福村居民王依伯开心地说。

  不仅仅是环南社区,近年来,晋安区从未停止过以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等科技手段赋能社区治理,打造数字服务“新高地”的探索,借力于大数据,创建了234个“平安小区”。同时,从居民出行、社区帮扶等方面着手,在全区194个村(社区)上线“晋我家”小程序,为居民提供各类便捷社区服务。此外,在北峰山区结合“农夫市集”“智慧乡村”等项目,探索开展智慧乡村信息化建设试点,通过“小智能”创建“大民生”,切实将社会治理智能化优势转变为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的强大动能。